倾城不过解语花

人活着赖着一口氧气,氧气是你

终于收到了@+LC斐尔+ 太太的立牌qwq(汪的一下哭出声)太帅了!根本连包装都舍不得扔!本来昨天就可以到,但是快递小哥路上被JC叔叔拦下来了?膜保护的很好眼瞎星人扣了很久才把保护膜抠掉,而且底座也不存在插不进去的问题!太好看了妈诶!表白太太!一大早兴奋到炸裂

邱非视角的生贺】【夜店梗】慎入

一篇文,是生贺,全职夜店梗,调酒师邱非视角,“前辈”是谁请自行脑补,慎入。有OOC,作者孤尘,是一篇在生日时候写的文,现在才想起来要放。


------------正经的分割线-----------

    酒吧角落里的拐角沙发上躺着一个人,说躺着不如说是半靠着沙发快滑下去了,支着头一点点下陷,大概是累的快睡着了。

     交接班的休息时间到了,从冰箱里拿出一块抹茶慕斯蛋糕,打了一杯柠檬百香果,插上吸管放在托盘里,传过嘈杂厚实的人群,角落里的年轻男人像暗夜里的一颗星子一样熠熠发光。轻轻将白瓷碟放在玻璃台上,收起托盘反手拿着站在桌边。灯光很暗,能感受到脚下垫高的木台被音响震的颤动着。棉纱良好的垂坠感贴着男人单薄的身板,深陷的眼窝陷在阴影里像是再也不会醒过来。他一只手虚虚的搭着口袋,修长白皙的手自然的下垂,靠在沙发里用一个略显别扭的姿势睡着了。台上的singer一曲唱毕,下台喝水,不经意间看过来,视线对接,猛地意识到这样唐突地盯着人实在尴尬的不好解释。好在singer旁边走过了江波涛前辈,他正和人搭话转移了视线。

     大概是突如其来的安静让人感到不安,深深陷在黑色皮质沙发里的男人一身白衬系着领带,疲惫的好像要被吞噬在这片冰冷的黑暗里。

     微微弯腰喊道:“前辈…前辈?”

     男人皱了皱眉头,眉宇间一片不耐烦,上前轻轻摇了摇人的手:“前辈?醒醒。”男人睁开眼,眼底一片戒备的寒意,但很快就变成了错愕的样子,仿佛刚刚的那一幕只是错觉。

     看着人脸上柔和的线条,微微笑着,无意识用柔和的声音道:“前辈,自己做的。生日快乐。”


     喜欢大概就是人海茫茫,但我的眼里只有你一个,一颦一笑,像一记锤,或轻或重的敲在我的心上,交织成这场盛宴里最青涩美好的鼓点。


     男人脸上没什么表情,他就这样静静的盯着桌子看一会儿,笑意从嘴角开始,慢慢地漾开来,连眼底也染上夜的华辉,平时淡漠的脸上一点点生动起来。柠檬百香果温柔清浅的香气混杂着汽水升腾的小小气泡破碎开来。墨绿色的抹茶粉在这样灯红柳绿的酒吧里也变得干净灵动。一件事,有值得为之所做和所想的人,一切都是美好快乐的。


     世界与你相拥,就像今晚我世界里的夜空中,所有的繁星与你起舞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写在文后。本来这是某个夜店群里对戏产生的梗,我和孤尘的皮一个是季冷,一个是邱非,奇妙的缘分总是因为对戏而开始。也可能是皮气,他说第一次和我对戏就觉得我是那种温文尔雅帅气的老男人类型,就写了这篇第一视角的文给我做生贺,谢谢孤尘。